“陝西古代文明”展:新展出了哪些珍貴文物?


5月18日,經過近十個月的改造升級,陝西歷史博物館的基本陳列,重新面向公眾開放了。6月3日,我第一次參觀這個展覽,領略了全新的展覽形式,看到大量新展出的珍貴文物...

- 2018年7月12日18時24分
- 【快摘】

5月18日,經過近十個月的改造升級,陝西歷史博物館的基本陳列,重新面向公眾開放了。6月3日,我第一次參觀這個展覽,領略了全新的展覽形式,看到大量新展出的珍貴文物——

申威隆:90後"陝西文博一哥“

作為陝西歷史博物館的基本陳列,“陝西古代文明”展從2008年對外開放以來,一直深受國內外觀眾的喜愛,成為展示陝西歷史的絢麗名片。但是,在過去的十年裡,遊客數量不斷增加,展廳面積狹小、參觀線路不暢、光線過於昏暗等因素逐漸暴露出來。

如今,新開放的基本陳列,最大限度地利用展廳的空間,展出了更多新發現的珍貴文物。在展廳中,漫步一圈,我們會看到哪些新面孔呢?

1、文明搖籃

從距今約115萬年的藍田猿人開始,這裡展示了陝西史前時期的考古發現,分為舊石器時代和新石器時代兩個部分,以各類石器和陶器為主,大荔人、西安半坡、臨潼姜寨等重要的遺存,再現了中華民族生機勃勃的童年和文明的曙光。在舊石器時代,新增加了有關龍王辿遺址的內容。它位於宜川縣壺口鎮,緊鄰著名的壺口瀑布,這裡發現二十多處用火遺蹟,以及兩萬餘件石製品和一些動物骨骼。其中,石磨盤平面呈長方形,周邊琢打成形,中部有因研磨使用而形成的凹痕,應該是目前國內發現年代最早的磨製石器之一。

在新石器時代,可以看到大量楊官寨遺址和石峁遺址新出土的文物。其中,楊官寨遺址先後入選2008和2017年的“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石峁遺址入選2012年的“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並且均被公佈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這裡展出了兩處遺址出土的眾多陶器,最顯眼的是一件覆盆狀的陶器,它出土於楊官寨遺址,側面鏤空出一個人臉,眼睛、鼻子和嘴巴清晰可辨,酷似現在流行的QQ頭像,所以很早就成為了“網紅”!

在展櫃的角落裡,擺放著一件外觀奇特的陶器,大體呈圓柱形,頂端有一個圓孔,酷似男性的生殖器,所以被稱為“陶祖”。它出土於楊官寨遺址,體型較為碩大,反應了人們對男性生殖器的崇拜,證明社會逐漸由母系氏族社會進入父系氏族社會。

這裡還有一件頭部殘缺的鷹形陶器,出土於石峁遺址,高約0.7米,脖子前伸,展翅欲飛。它原本在一大片“棄置堆積”中,經過仔細地清理和拼接,才最終呈現在世人面前。從造型與結構上來看,鷹形陶器肯定不是實用器,可能與王權或宗教祭祀活動有關。

除此之外,這裡還展示了一些其貌不揚的文物,如殘破的陶磚、筒瓦和壁畫等。但是,作為新石器時代的建築構件,它們的歷史意義非常的重大,無疑是中國最早的相關物件,也是當時最重要建築上面的裝飾物。

2、赫赫宗周

從“鳳鳴岐山”開始,這裡展示了先周、陝西商文化和周王朝的歷史。作為西周國都的豐鎬遺址,擁有豐富遺蹟和遺物,展示了中國早期國家的政治制度、經濟形態和倫理精神,以及青銅鑄造技術。

這個部分增加了寶雞石鼓山西周墓地出土的青銅器,周原遺址出土的石磬,樑帶村芮國墓地出土的玉器和金器等珍貴文物,以及兩塊寫有文字的甲骨,內容分別為佔卜田獵和卦畫。這三處遺址分別入選了2005年、2013年和2015年的“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

在介紹關中商文化的展櫃中,新擺放了一件商代的圓鼎,出土於寶雞扶風縣的任家村,內壁鑄有兩列七字銘文,提到了一個叫“女喪”的人,所以這件鼎被稱為“女喪”鼎。這個字很奇怪,由“女”和“喪”組成,根本沒有辦法打出來,我只好這樣表示了!

在展廳的角落裡,還新展出了一件善夫山鼎,為西周晚期厲王時期的器物,出土於鹹陽永壽縣的好畤河。立耳,圜底,蹄足,口沿下飾一週重環紋和絃紋,內壁鑄有121字的銘文,其中“惟三十又七年正月初吉庚戌”,乃已知西周金文中紀年最高的一例。

3、東方帝國

從多次遷都,到定都鹹陽,再到統一六國,這段歷史雖然不長,但是讓人蕩氣迴腸。除了引人注目的兵馬俑,這裡還展示大量風格獨特的秦文物,以磅礴的氣勢和鮮明的軍事特徵,表現了秦帝國垂範後世的制度文明和積極進取的時代精神。

這裡新增加了秦都雍城遺址、雍山血池祭祀遺址、神禾塬戰國秦陵園和秦始皇帝陵陵園新出土的珍貴文物,以各種不同風格的瓦當最具代表性。其中,秦都雍城遺址主要出土的動物紋瓦當,神禾塬戰國秦陵園出土了大量雲紋瓦當,秦始皇陵園出土的大型饕餮紋瓦當,從一個側面展示了秦人不斷發展的歷史。

其中,雍山血池秦漢祭祀遺址入選了2016年度的“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它是秦都雍城郊外的皇家祭天遺址,從秦代一直沿用到漢代時期,祭祀坑出土了玉人、玉璜、玉琮、玉璋、玉璧等殘片,以及各類青銅車馬器和小型木車馬等2000多件組。

4、大漢雄風

通過漢都長安、漢家陵闕和典型的漢代文物,展示了漢代社會、經濟和文化的高度發展,以及“絲綢之路”的開通與繁榮,彰顯了大漢民族開放進取和開拓強盛的時代風貌,這裡可以看到鎏金銀竹節銅薰爐、皇後之璽、鎏金銅蠶、金餅等眾多的珍貴文物。

但是,這裡新增加的文物並不多,以鳳棲原西漢家族墓地出土的文物為主,包括青銅鐘、“衛將長史”封泥、車馬飾件等。這裡可能是西漢富平侯衛將軍張安世的家族墓地,不僅有大墓、夫人墓、從葬坑、祠堂等主要建築,還有兆溝、道路和排水等的輔助系統,入選了2016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

除此之外,還可以看到一件造型奇特的雙口鎏金刻銘銅扁壺,以及出土於漢高祖劉邦長陵遺址的“長陵西神”和“長陵東當”文字瓦當。它們原本深藏在博物館的庫房中,現在終於有機會與大家見面了!

5、衝突融合

魏晉南北朝時期,戰亂頻繁,政權更迭,北方少數民族在陝西角逐,農業民族與草原民族在衝突中融合。這裡通過少數民族風格的文物,以及精美的佛教造像,表現了民族大融合、佛教東漸和文化藝術的繁榮。可惜,在這個展廳裡,我沒有看到一件新增加的文物。

6、盛世氣象

隋唐盛世,氣象萬千,這裡是陝西歷史最輝煌的一頁,也是陝西歷史博物館最重要的展廳。通過唐三彩、金銀器、祕色瓷等典型的文物,展示中國古代最鼎盛時期的文化風貌,一窺當時世界上最繁華的國際大都會,以及隋唐文化所達到的前所未有的高度。

在過去展覽的基礎上,增加了專門介紹唐代帝陵的部分,補充近年來唐代帝陵和墓葬新出土的文物。在展廳的中央,安放著武惠妃墓出土的石槨構件和壁畫,盡顯唐代皇家墓葬的大氣磅礴和雍容華貴。

在展廳顯眼的位置,擺放一件巨大的鴟尾,周圍沒有任何保護措施,可以直接零距離地欣賞。它出土於渭南蒲城縣唐睿宗李旦橋陵的南門西闕遺址,體型巨大,較為完整,在唐太宗的昭陵和唐玄宗的泰陵也出土過類似的鴟尾。

展廳中還有一件彩繪陶腰鼓,出土於橋陵旁邊讓皇帝李憲的惠陵之中。腰鼓的中間較細,兩端喇叭形張開,泥質紅陶,身施白衣,表面描繪花朵圖案。據說,玄宗兄弟五人,皆通曉音律,他們聚會之時,各持自己擅長的樂器,長兄李憲善於吹簫,玄宗則擊鼓合之。或許,這件隨葬的陶鼓,見證了玄宗和李憲的深厚情誼。

在展櫃中擺放的大量陶俑之中,我無意間看到一批渭南潼關縣稅村隋代壁畫墓出土的六件陶俑。它們均為立俑,根據帽子的不同,可以分為籠冠俑、小冠俑、風帽俑、襆頭俑,以及持盾俑和軍卒俑等。目前,普遍認為這座墓是隋文帝楊堅長子楊勇的墓葬,代表隋代較高階別的墓葬水平。

除了以上墓中出土的冥器之外,這裡還新展出了一些隋唐時期的實用器,如西安市南郊曲江池村出土的六曲漆盒和銀平脫雙鹿紋方形盒,雖然已經千年,但是光亮如新;2011年徵集的提樑銀茶籠,乃盛放茶葉的器皿,法門寺地宮也曾出土過一件。

7、文脈綿長

在基本陳列的結尾處,展示了輝煌的唐朝後,作為西部重鎮和西北區域中心的陝西,依然獨具魅力的文化創造和精神傳承。以青釉提樑倒注壺為核心,這裡展示了一大批耀州窯燒製的瓷器,讓人目不暇接。

如今,這裡又增加了鹹陽彬縣馮暉墓出土的彩繪磚雕,西安藍田縣呂氏家族墓出土的奇珍異寶,鹹陽報本寺塔地宮出土的金棺銀槨,西安西大街改造中出土的兒童陶俑,以及民間捐贈和公安局移交的大量精美文物,使得這個展廳成為基本陳列中文物增加最明顯的一個地方。

在“陝西古代文明”新展中,總共展出三千餘件套文物。其中,新增加的文物共計186件套,我在這裡介紹的只是其中一部分,它們大多來自近十年陝西的考古新發現,展示了陝西古代文明的孕育、產生、發展和鼎盛,以及其對中華文明的奉獻。如果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以自己去陝西歷史博物館看看!

文物 考古 陶器 西周

立刻分享


最新發布內容

熱門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