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最美好的等待,是等一等自己


清酒微涼人生最美好的等待,是等一等自己已經記不清從何時起,便不再喜歡談及等待。好像等待已經成了最為虛妄的東西,看不見,摸不著,不再抱有任何幻想,更不會輕而易舉付...

- 2018年10月12日13時48分
- 【清酒微涼】

清酒微涼

人生最美好的等待,是等一等自己

已經記不清從何時起,便不再喜歡談及等待。好像等待已經成了最為虛妄的東西,看不見,摸不著,不再抱有任何幻想,更不會輕而易舉付諸行動。

這是一種對人生的妥協,人生經不起無望的等待,這也是一種對自己的審視,人並不能永久性沉浸在執意當中。也許我們有時最為痛苦的根源是從沒有清醒地認識到:其實人生並沒有那麼多人與事,值得等待、經得起等待。

人生真如流水,一路向前,有時不緊不慢,愜意從容;有時慌裡慌張,韜略盡失。永遠流向未知,永遠帶有幾分恐懼,不論沉靜與喧囂,永遠擺脫不了孤獨。人生像既定的旅程,走過才知其中滋味,但卻只有滋味,沒有痕跡。

蘇軾曾有詩云:人生到處知何似,恰似飛鴻踏雪泥。一句簡短的詩,卻道盡人生多少無奈,說穿人生多少真理。

人生最終不過輕盈若雪,雪落時,驚艷無比,雪去時,歸於沉靜,而它曾經帶來過的美麗永遠風華絕代。留不住的,就任他遠去,等不到的,就任他隨風,至少,人世風景萬千,寂寥常有,繁華亦常有。

一直以為,人生是一個不斷地自我回歸的過程。這世間風雨多凜冽,不曾刻意對誰溫柔。

自成長以來,人生風雨便開始見縫插針,對每一個步入人生旅途的人都殘酷到底。

同時,每個人又擁有在人生風雨中平等掙扎的權利,在這掙扎中,每個人又都逐漸改變了模樣,有的人如重獲新生,經過人生風雨的淬鍊變得更加堅不可摧,而有的人卻如風中嫩柳,不堪重負,漸漸被生活的逆流所淹沒,意志消沉殆盡,苟延殘喘。

可等到了一定的年紀,曾經在生活的風雨里掙扎過的人,就開始尋找自我,尋找最初的單純和不諳世事的模樣,最終卻發現,也許人生最美好的等待,是等一等自己。

等一等自己,等自己從年華深深處走來,不帶任何責備地與其握手言和;等一等自己,等自己從亂花紛紛中醒悟,不提任何往事地與其相擁而眠。

人生似水,雁過無痕,為自己深種一份等待,縱使無期,也值得。


最新發布內容

熱門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