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來,他用相機記錄自己家庭的變遷,很多畫面你家也有…


中國新聞社在手機拍照成為日常的今天,用照片記錄生活點滴已經成為人們的一種習慣。但是倒退40年,在去照相館拍一張全家福都是奢侈的年代,有人卻用自己的相機記錄著家庭...

- 2018年10月12日13時56分
- 【中國新聞社】

中國新聞社

在手機拍照成為日常的今天,用照片記錄生活點滴已經成為人們的一種習慣。但是倒退40年,在去照相館拍一張全家福都是奢侈的年代,有人卻用自己的相機記錄著家庭的變遷……

他叫劉鳳林,是山西的一位媒體人。從1978年到2018年,劉鳳林將鏡頭對準自己的家人,戀愛、結婚、生子……他用相機記錄了自己家庭40年來的點滴變化,雖然素材多來源自己的生活,但也是許多中國家庭的真實寫照。

劉鳳林(後排左一)用相機自拍的全家福

你家的老照片中是不是也有一張全家福?長輩坐在前面,晚輩站在後面,沒有剪刀手,沒有凹造型,雙手輕輕搭在長輩的肩膀上,露出幾顆牙齒,努力保持著笑臉……

劉鳳林也拍了這樣一張照片,只不過,這張全家福中少了他的母親。

1978年,中國改革開放剛剛開始,劉鳳林進入了中學「美術攝影學習興趣小組」,在那一年,劉鳳林44歲的母親卻因病離去。和母親在一起的時光是他腦海中最寶貴的片段,但由於處在緊張、焦慮、悲痛之中,他沒有親自給母親拍攝一張照片,哪怕是她在病床上痛苦、憔悴的相片。

這讓劉鳳林感到很遺憾,於是,他把鏡頭對準自己和家人,自拍了一張他和父親與妹妹一家三口的全家福,並開始了這部《家庭相冊》40年的拍攝歷程。那年,劉鳳林18歲,妹妹12歲,父親54歲。

婚禮第二天早上,劉鳳林和妻子在新房中

其實,照片不僅記錄著人們生活,也從另一面記錄了時代的變遷,劉鳳林拍的照片亦是有這樣的效果。

進入80年代,改革開放的春風吹進了千家萬戶,人們的生活逐漸向好。經朋友介紹,劉鳳林認識了住在同一個大院的女朋友。兩年後,兩人舉行了一個在當時來說極其隆重的結婚儀式。

婚禮第二天早上,劉鳳林和妻子在新房中拍了一張照片,照片中的國產上海牌電視機和國產紅燈牌收錄機,都是愛人陪嫁帶過來的。在當時,結婚時的「四大件」——黑白電視、電冰箱、洗衣機和錄音機,被視為「有錢人」的象徵。

劉鳳林懷孕的妻子在他們租住的院子裡。

結婚後,每個家庭對孩子的期盼成為生活的主旋律,《懷孕》這一作品正是記錄了劉鳳林全家準備迎接新生命到來的重要時刻。

照片中的那輛上海產的28大鏈盒鳳凰牌自行車是劉鳳林獨特的記憶,那是他人生中擁有的第一輛也是唯一一輛自行車,當年能擁有它,比現在買輛私家車還難。

改革開放初期,各種新鮮事物不斷湧現,個體戶、萬元戶、港台歌曲、迪斯科、喇叭褲、BB機、大哥大等,這輛自行車正是那個紛繁複雜、不斷更新的世界在人們生活中的真實投影。

「每次看到這個照片,我就覺得,妻子在孕育著我們的孩子,祖國也在孕育著我們的新生活。」劉鳳林感慨道。

時代在一點點進步,人們的生活也在一點一點地變好。

上世紀90年代末,網際網路時代的到來極大地豐富和改善了人們的生活,中國的一些城市颳起了家用電腦熱潮,那時的電腦還不能「網上衝浪」,但依然給人們帶來了時尚震撼的新奇體驗。1999年,劉鳳林家買了一台電腦,劉鳳林為妻子和兒子拍下了一張照片。

劉鳳林的父親是一名曾參加過抗日戰爭的老兵,2015年9月,恰逢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這一年,耄耋之年的父親榮獲了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70周年紀念章。

劉鳳林這樣評價父親:「作為一名曾經參加過抗日戰爭的老戰士,他同許許多多英雄戰友一樣,有著堅韌不拔的意志,在生活中從未向困難低頭。」

2016年9月,中國平遙國際攝影大展開幕,彼時劉鳳林的《家庭相冊》作品以30年作為時間節點入選並參展,首次公開亮相即引發廣泛關注。

劉鳳林認為,這組作品能夠引起討論的原因不在於構圖、色彩,還是旁的一些什麼,而是其紀實性和家庭這一主題。作品通過對日常畫面的定格,展示出時代發展大潮中家庭這一個體元素的生存狀態,同時也成為 「中國式家庭的縮影」。

圖為2014年12月,劉鳳林全家為父親過九十壽辰。

2018年是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周年巨變的紀念之年,劉鳳林的《家庭相冊:1978-2018》作品創作也整整40年,這40年來,他用四代相機記錄了從中學時代到四世同堂的生活巨變。自由戀愛的甜蜜、柴米油鹽的平淡、添子添孫的喜悅、親人離世的悲痛……

劉鳳林說,在充滿溫度的鏡頭背後,可以印證,正是國家發展和時代變遷,才有了他幸福美滿的生活。

下面,一起跟隨劉鳳林的鏡頭,去回憶40年來人們生活的點滴變化,也許從中,你能找到自己家庭的影子。

劉鳳林的「青澀時代」

圖為劉鳳林1988年前往葛州壩時 採訪太重廠設計製造生產的500T橋吊在葛州壩大江電廠建設。

劉鳳林是山西一名媒體工作者,因職業緣故,他喜歡用相機鏡頭記錄生活點滴。

上世紀八九十年代,能拿起相機拍照的人寥寥無幾,要想把自己放在畫面中,三腳架+自拍即是最後的選擇,這讓劉鳳林養成了一個習慣,自拍技術應用嫻熟。

1986年初,戀愛中的劉鳳林與女朋友(現任妻子)在山西省盂縣藏山留影。

「80後」的成長

圖為劉鳳林抓拍的愛人與兒子互動場景。

1987年,劉鳳林夫婦的愛子劉金鑫出生,孩子的到來帶給了全家無盡的歡樂。上圖為劉鳳林抓拍的愛人與兒子互動場景。

1997年7月1日,香港回歸,這一天,劉鳳林一家人來到山西省太原市地標性建築五一廣場參加慶祝活動。這年,兒子劉金鑫十歲。

2005年,劉鳳林和妻子送兒子到北京考學,在天安門前留影。

一老一少「家裡寶」

2013年1月17日,家裡的第四代出生,同年12月14日是劉鳳林爸爸89歲生日,四世同堂在家裡慶祝。

父親的最後時光

劉鳳林的父親劉根銀86歲時患了腦梗,留下後遺症。2018年5月31日,老人特意要求劉鳳林把媽媽的遺像從柜子里拿出來。老人說:你們的媽媽走了40年了。

2018年7月14日,劉根銀再次腦梗發作住院,這次住院讓老人家走完了一生。圖為2018年7月18日,劉鳳林和94歲父親的最後一張照片。老人於2018年8月病故。

(記錄者)

記錄已經成為一種傳承,劉鳳林3歲的孫子劉恆邑學爺爺劉鳳林的樣子,給自己的爸爸媽媽拍照。劉鳳林說:「回望這40年,大概是生逢其時,僅僅是記錄,就已足夠讓一切本尋常的生活,也有了不尋常的意義。」

你家有沒有老照片?哪一張老照片讓你印象深刻?跟小新一起分享吧……

文:范麗芳 圖:劉鳳林

責任編輯:王浩


最新發布內容

熱門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