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長落馬,上市無音,這家國內最大的冰雪主題樂園遭遇了什麼?


執惠旅遊6月25日,黑龍江省紀委監委宣布,哈爾濱冰雪大世界股份有限公司 「掌門人」夏千明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304a514e7769...

- 2019年8月07日16時14分
- 【執惠旅遊】

執惠旅遊

6月25日,黑龍江省紀委監委宣布,哈爾濱冰雪大世界股份有限公司 「掌門人」夏千明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目前尚不知曉夏千明落馬是否與當地巡查或上市審計有關,夏千明曾在哈爾濱文旅集團和該集團下屬的冰雪大世界有過五年工作履歷,職務均為高級別領導。

執惠了解到,在夏千明任職的一年半時間裡,冰雪大世界已於去年啟動了上市輔導,並且計劃今年上半年IPO。但是目前來看其結果並不樂觀,這個國內最大的冰雪主題樂園的資本腳步仍踟躕不前,遠超出原定計劃上市的時間,兩家股東仍是國資背景。

伴隨同類業態花樣頻出數量越來越多,冰雪大世界如何保住優勢將是考驗,同時如何入關南下搶占先機現在還是期望。這個國內歷史最長、規劃最大的室外冰雪主題樂園接下來一段時間能否涅槃重生將有待觀察。

募資、上市計劃接連擱淺,園區持續擴張能力存疑

哈爾濱冰雪大世界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於2013年11月,由哈爾濱文化旅遊集團出資創建。主要致力於冰雪旅遊展示、旅遊資源管理和旅遊基礎設施的投資、開發與建設,還包括冰雪大世界四季樂園和遊覽景區的管理服務等。

資料顯示,夏千明於2013年8月進入哈爾濱文化旅遊集團有限公司擔任總經理,2016年12月開始擔任哈爾濱冰雪大世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黨委書記。今年5月28日,哈爾濱市委機動巡察組在哈爾濱冰雪大世界股份有限公司官網登出一則《巡察公告》:按照市委統一部署,市委機動巡察組於2018年5月28日開始,對哈爾濱冰雪大世界股份有限公司黨委開展為期半個月的巡察。

巡查結束,夏千明落馬。

夏千明主政期間,哈爾濱冰雪大世界曾有過上市打算,據執惠了解,去年9月15日,冰雪大世界向黑龍江證監局申請上市輔導備案,並計劃於今年5月底申報主板上市。按照原本的計劃,申請主板上市之前,冰雪大世界計劃實施兩輪資金募集,擬募資5億元用於冰雪大世界新園區建設。但目前上市消息早已杳無音訊。

(黑龍江證監局網站截圖)

作為哈爾濱的旅遊名片,冰雪大世界的混改進程也頗受關注。據執惠了解,冰雪大世界目前的股東結構只有兩名股東,分別為哈爾濱文化旅遊集團有限公司和哈爾濱馬迭爾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與之前股權結構並無變化,暫未引入外部戰略投資者。這意味著目前為止冰雪大世界混改仍無實質性進展。

據了解,冰雪大世界曾篩選出了6~7家在旅遊行業內具有一定影響力的戰略投資者逐個進行接觸,但目前並沒有取得任何進展。

主題公園存在著前期投入大、回報周期長、設備更新持續性強、運營能力要求高等門檻。因此,在資本的助力下,主題公園會獲得較快擴張能力和速度。如果按照計劃成功融資上市,勢必會幫助冰雪大世界景區增強在本地及異地的擴張能力。但募資、上市接連擱淺,混改進展緩慢,這無疑使得冰雪大世界園區持續擴張能力遇阻。相信此次內部整頓之後,這個國內唯一的冰雪主題樂園能在資本市場有所突破,當然此中所指的突破重在速度。

作為國內最大的冰雪主題樂園,除了資金難題外,其運營層面也有諸多難題亟待突破。

冰雪大世界運營的景區始創於1999年,是由黑龍江省哈爾濱市政府為迎接千年慶典神州世紀游活動,憑藉哈爾濱的冰雪時節優勢,而推出的大型冰雪藝術精品工程。該景區一年一建,2018年已成功舉辦到第19屆。

儘管擁有冰雪這一獨特的旅遊資源,但冰雪大世界並沒有發揮出其優勢,過去幾年並未出現高速發展的勢頭。執惠梳理髮現,每年為期70天左右的冰雪大世界景區,近幾年在遊客數量上並沒有出現大幅上漲,第17屆冰雪大世界接待遊客數量一度較上一年出現了下滑,而營業收入方面也並無太大變化。

隨著2022年北京冬奧會的成功申辦為冰雪旅遊發展帶來契機,冰雪產業成為了「香餑餑」。「冰雪小鎮」建設成為眾多資金青睞的熱點領域。依託地域上的優勢,黑龍江周邊省份正在極力發展同類型主題公園。例如吉林長白山打造成冰雪童話小鎮,以及依託長白山的冰雪資源每年舉辦的「長白山雪文化旅遊節」。這對冰雪大世界來說,市場競爭愈加激烈。而且同區域中與哈爾濱冰雪大世界相隔不遠的松北區,萬達的室內冰雪樂園也已開業,這意味著人們在娛樂休閒上有了更多的選擇,冰雪大世界將會迎來其他主題公園的分流。

不僅如此,隨著人工造雪和室內保溫技術的發展,冰雪主題公園受到的地域限制越來越小。冰雪產業正從此前的「不出山海關」開始轉變「逐步下江南」。據執惠了解,除了占據冬奧會優勢的張家口外,內蒙古、新疆、雲南、福建、武漢等多地都計劃打造冰雪主題的特色小鎮。已有越來越多的城市參與到爭奪冰雪產業這塊蛋糕中來。

冰雪主題樂園遊玩具有明顯的季節性,冰雪大世界目前也在試圖突破季節的限制,打造室內冰雪主題樂園,讓遊客不再受限於時間和季節,但其室內冰雪主題樂園也並無較大的特色。

面對著越來越激烈的競爭環境,冰雪大世界打造的旅遊產品仍面臨著較為嚴重的同質化問題,如何實現錯位發展,打造創新的冰雪旅遊產品將決定著其能否在眾多競爭者中脫穎而出。

運營亟需升級,打造獨有IP成當務之急

目前,冰雪大世界業務只局限在冰雪休閒這一層面,可以概括為生態旅遊、節慶賽事和文娛表演等。或許受限於資金問題,冰雪大世界並沒深入到冰雪產業縱深領域的計劃,因此,也無法開拓冰雪產業更大的市場。

此外,冰雪大世界的經營結構仍然過於單一,公司收入主要來源於門票銷售、廣告招商、商服經營權出租及旅遊產品銷售等,而門票收入成為其最大的收入來源。雖然是規模最大的冰雪主題樂園,但它的IP特色並不明顯,這也成為制約其發展的最大障礙之一。

冰雪大世界景區在二次消費商業化拓展上也並不樂觀,餐飲、住宿、周邊商品等配套並不完備,收入占比幾乎微乎其微。而對於衍生品來說,IP缺失導致周邊產品開發能力弱。執惠查詢發現,目前其官網所售周邊產品還僅停留在衝鋒衣、羽絨服、手套、棉帽等初級層面。

對冰雪大世界來說,如何結合當地特色文化形成獨有IP成為其當務之急。

實際上,受資源性、體驗性影響,冰雪旅遊人群多以年輕人為主,而冰燈、冰雕作為流行於北方冬季的一種古老民間藝術形式,南方客群對這種傳統文化的認知並不深入,除了第一次的好奇之外,確實需要一定的方法培育客群提高復購。冰雪資源不是IP,能夠讓好奇者產生重複的需求,一個好的IP至關重要。這種IP放大來說,可以是符合大眾情趣的活動、演繹或者個性鮮明的故事人物。

顯然,冰雪大世界也認識到了這一點。自身IP吸引力不足的情況下,藉助知名IP實現營銷未嘗不是一個好方法。比如近年來落地《魔獸》、《王者榮耀》實景的方法,冰雪大世界不僅提高了關注度,刺激了年輕人的出行決策,同時藉助新興的遊戲潮流文化,改變了年輕人對傳統景點沉重刻板的印象。但是其仍處於依附外界IP的階段,自有IP仍未成形。

除了冬季之外,冰雪大世界在原址上通過舉辦啤酒節,打造室內小型冰雪項目力圖在夏季運營有所突破,不過這些運營手段目前來看屬於小打小鬧。這種小成本的運營模式更適合複製到消費能力更強的區域,南下入關或許是突破其淡季瓶頸的方法。

更多行業文章,敬請關注執惠微信公眾平台。(執惠:tripvivid2)


最新發布內容

熱門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