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未完成》:她說人越長大越不知道自己要什麼


......《此生未完成:她說人越長大越不知道自己要什麼》文/白旭多年前我讀過一本書,書的名字是《此生未完成》。作者于娟是一位海歸博士,有一個愛她的老公,還有一...

- 2017年10月13日00時00分
- 【culture】

《此生未完成:她說人越長大越不知道自己要什麼》

文/白旭

多年前我讀過一本書,書的名字是《此生未完成》。

作者于娟是一位海歸博士,有一個愛她的老公,還有一個兩歲多的兒子,取名阿爾法。

如果沒有乳腺癌,她將沿著設定的軌跡堅實地實現人生規劃:去哈佛做訪問學者,回國寫論文、拿課題、評副教;還準備生個女兒,取名貝塔;準備說服政府在家鄉做環境項目,身體力行,做環保公益事業……

可是這些鏗鏘的韻律在她32歲那年,遇到了休止符,人生華章戛然而止。

十多年前,在於娟住過的上海華山醫院,一個中文系出身的商人寫了一本叫做《生命的留言》的書。

他在事業日新、家庭幸福的時刻,被查出患有胃癌。

後來他放棄化療,把人生最後的時間交給文字,為生命留言。

在生命最後的讀秒階段,他們共同展示著從容、寧靜與淡定,同時帶著對生命的思考與追問,留給世人一種真誠和洒脫。

死亡是荒謬、偶然的,是存在與虛無的命題。

由於文字的存在,對於他們來說,生命並不是句號,而是省略號。

因為對於生者,他們並未遠去。

當人鎮定地忍受重大不幸的時候,他靈魂的美就閃耀出來。

從這個意義上說,他們都是生命的強者。

我在想,如果兩人在同一時間同一病房遇上,定當心有戚戚焉。

在兩個人的書中,他們都在問:我又沒做錯什麼,為什麼偏偏是我?

這種追問史鐵生也有過,生命對他就是一個冤案,而且永遠也翻不了。

在人生最狂妄的年齡,他突然殘廢了雙腿。但是很快史鐵生又變得釋然,能微笑著,唱生命的歌謠。

我相信所有病人都曾想過為什麼是自己,但至死也不會有滿意答案。

生命無常,世事難料。

也許對於癌症病人,最好的藥方是哲學和宗教,而不是兩萬五一支、用了僅能延長生命21天的赫賽汀。

于娟在書中說,人越長大越不知道自己要什麼。

覺今是而昨非,于娟在生命的盡頭髮出疑問,雖然於己無補,卻是對世人的無畏施。

我曾經在很多人的家中看到中堂,頻率最高的是「淡泊明志」、「寧靜致遠」,他們把書法掛在客廳或者辦公室,但是誰的內心又能夠真的寧靜與淡泊呢?

人知名位為樂,不知無名無位之樂為最真。

話雖這樣說,但在名利權情面前,誰又能真的淡定呢?

在每年春節眾多的拜年簡訊中,唯有一條來自大學同學的勸誡令我念念不忘,簡訊語只有三個字:

做自己。

認真思考過死生以及生命的人,才會對天地、對自己、對歷史都有一種理性認識,這種認識可以讓人在生命面前變得謙卑而舒展、浪漫而莊嚴、小心翼翼而又慷慨激昂。

總之對待命運,是不卑不亢而又豁達自然。要知道生命是隨時可以終止的,所以才感恩並熱愛生活,且行且珍惜。

稿件:白 旭 美編:高楊恩

猜你想看

鮁天下

校對:潘 健 責編:白 旭


最新發布內容

熱門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