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第一心腹,其家族中最小的官是巡撫,最終被乾隆一鍋端了


左都御史在《雍正王朝》中,先後出現了年羹堯、隆科多、張廷玉、李衛等雍正朝重臣,唯獨沒有提到一個人,或許是這個人的風頭蓋過張廷玉,導演才將此人有意隱去,不過在歷史...

- 2017年10月13日00時48分
- 【左都御史】

左都御史

在《雍正王朝》中,先後出現了年羹堯、隆科多、張廷玉、李衛等雍正朝重臣,唯獨沒有提到一個人,或許是這個人的風頭蓋過張廷玉,導演才將此人有意隱去,不過在歷史上,此人不可能被埋沒,因為他頂著的是雍正朝第一寵臣的光環,他就是鄂爾泰。

鄂爾泰是滿洲鑲黃旗人,他二十歲中了舉人,自此步入仕途。但是他的官場之路非常不通暢,康熙六十年(1721年),四十二歲的鄂爾泰心情低落到了極點,對自己的前途感到十分渺茫,所以他作詩自嘆:「攬鏡人將老,開門草未生。」在另外一首詩中,他也顯露出一派惆悵之氣:「看來四十猶如此,便到百年已可知。」

鄂爾泰根本沒有想到,自己還會有出將入相的一天。然而,一件事情讓他的命運發生了改變,當時身為皇子的胤禛曾向鄂爾泰索取財物,沒想到的是,被鄂爾泰拒絕了。康熙末年,皇子爭儲,互相傾軋,身為臣子的鄂爾泰出於避禍的本能,拒絕了胤禛,這也是人之常情。

有意思的是,胤禛從此記住了鄂爾泰,認為他不徇私情,是個剛正不阿的好官。但是這番心思鄂爾泰不知道,他以為得罪了皇子,自己的仕途將更不可預測,而最不願意看到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康熙六十一年,胤禛繼承了皇位,此時的鄂爾泰幾乎就要絕望了。

雍正即位後不久,便召見了鄂爾泰,原本鄂爾泰認為此番召見必是要算當年的那筆老帳,人頭能保住已是萬幸,更不奢求還能立於朝堂之上了。忐忑不安的鄂爾泰見到雍正後,正要請罪,沒想皇帝開口了,而且迅速任命他為江蘇布政使。

這讓鄂爾泰大出意外,而此後,他的官運亨通,和坐了火箭一般上升,三年後他又被任命為雲貴總督,官居一品。不過說實在的,在雲貴總督任上,鄂爾泰的政績平平,並無多大建樹。雍正六年,正當各地都在傳說雍正依靠不法手段奪取皇位的時候,鄂爾泰以一個響亮的馬屁再次起到了重要作用。

鄂爾泰及時上報祥瑞之徵,奏稱雲南出現祥雲,並藉機獻詩頌揚雍正的德政。此舉不禁令雍正龍顏大悅,鄂爾泰也成為雍正的重要心腹和股肱之臣,並最終成為了首席軍機大臣,位列張廷玉之上,在朝中形成了一股強大的勢力。

鄂爾泰對待屬下一向有長者之風,更以「知人善任,賞罰明肅」著稱。他的屬下只要有擅長之技,他都能過目不忘,並及時給予獎勵和提拔。因此這個緣故,不僅僅滿人前來依附,漢人如張廣泗等人也樂意為其所用。

雍正朝後期,雍正的特別寵愛和重用也給了朝臣以結黨營私的方向。受到鄂爾泰賞識的官員,提升速度也會飛快。這種效應導致了一種結果,那就是在鄂爾泰身邊聚集起了一幫趨炎附勢之人,這些人在乾隆朝,被稱之為「鄂黨」,同張廷玉的「張黨」水火不容。

毫無疑問,鄂爾泰在雍正朝受到的恩寵無人能比,我們不妨來看看這個顯赫家族的為官情況,便可了解雍正對他的眷顧了。

弟弟鄂爾泰奇官居戶部尚書、步軍統領;長子鄂容安任軍機章京,後升任河南巡撫、兩江總督;次子鄂實曾任參贊大臣;三子、四子也都是巡撫一級的封疆大吏;五子鄂忻是莊親王允祿的女婿。可以說,鄂爾泰一家滿蒙高官,最低級的也是二品大員。這樣的家族在清代歷史上並不多見。

不僅如此,在雍正臨死的時候,還留下遺詔將鄂爾泰和張廷玉配享太廟,並委以託孤重任。遺憾的是,雍正生前並沒有料到,他的這兩位心腹,在他死後徹底反目,最終都被乾隆一鍋給端了。


最新發布內容

熱門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