茗山長老:日行一善的神奇效驗


佛教智慧「慈」,就是犧牲自己而施與他人之安樂;「悲」,就是同情他人而急欲救其痛苦。《大乘義章》曰「愛憐曰慈,愴惻曰悲」,又曰「慈能與樂,悲能拔苦」,《智度論》曰...

- 2018年1月14日23時48分
- 【佛教智慧】

佛教智慧

「慈」,就是犧牲自己而施與他人之安樂;「悲」,就是同情他人而急欲救其痛苦。《大乘義章》曰「愛憐曰慈,愴惻曰悲」,又曰「慈能與樂,悲能拔苦」,《智度論》曰「大慈與一切眾生樂,大悲拔一切眾生苦」,即是此義。「主義」,即是「由思想而生信仰,由信仰而生力量」之謂。「慈悲主義」的意義,就是以慈悲心為一切思想行動的中心指導者,換句話說,就是把我一切思想行動使符合併依歸於慈悲之道。

我少小時隨母在家庭中,早晚常常拜佛念佛:「南無西方極樂世界大慈大悲阿彌陀佛。」由此種下了「慈悲」的種子。十九歲出家後,在小廟上晚殿,總要念懺悔文:「大慈大悲利眾生,大喜大舍濟含識。」又聽人說:「佛教是大慈大悲救人救世的宗教。」由此才相信「慈悲」是可寶貴的東西。二十一歲在焦山,聽講《心地觀經》「慈父恩高如山王,悲母恩深如大海」,又讀《法華經》「如來室者,一切眾生中大慈大悲心是」,由此才懂得一點「慈悲」的意義,然而並不知怎樣去行持?更不知行持有什麼益處。二十四歲在南嶽,聽到靈濤法師一次剴切的訓話,他說:「自七七事變以來,戰火日見蔓延,我們處在這個亂世界,隨時隨地都有喪身失命的危險,真是可怕!

觀察戰爭的起因,實由於少數野心家的貪瞋猛熾、眾生的共業招感;要斷滅貪瞋,懺悔共業,消弭人類殘酷戰爭,促成世界永久和平,我們必須力行『慈悲三昧』!我又覺得地獄餓鬼趣中的有情所受各式各樣的痛苦更是人間所未有、夢想所不及,我們看經論中所說的苦狀,誰不怕到那裡去受苦?再觀察地獄餓鬼的起因,也實由於有情的放縱貪瞋、廣造逆惡。要降伏貪瞋,懺悔逆惡,救拔受苦有情,度脫地獄餓鬼,也必須力行這『慈悲三昧』!假若你們個個力行慈悲三昧,不但世界得以和平,有情得以解脫,就是你們自己也能免除戰爭的危險,免除惡趣的痛苦,所得功德利益無量無邊。」我聽了這一次的訓話,深深地感動,覺得慈悲有這些勝義與妙用,發誓努力奉行。

從那時起,自己規定每周星期日為慈心紀念日,星期一為悲心紀念日,牢牢記住那兩天,無論如何,總要做兩件給人快樂、救人苦難的事,或戒殺放生,或廣修供養,或忍辱無瞋,或存心不害,或以同情的態度讚美他人的長處,幫助他人的工作,救濟他人的急難,自己吃些虧便宜把人討,舍己利人,見義勇為,使他人離苦得樂,等等。如此行了兩年,星期日和星期一便成為我的歡喜日了,他人給予我的快樂、救助我的苦難,恰是我過去利人救人的如數以償,甚至加一倍十倍百千萬倍的收穫,實使我感激涕零!由此格外加功用行,除於星期日星期一實行慈悲外,更於星期二至星期六,將與慈悲有關的喜舍、四攝、六度、五戒、十善、十一善心所、三十七道品等一切善法輪流行持,最低限度日行一善。

然而我的業重福輕、障深慧淺,行之既久,未免懈怠心生:或聞譏謗而退悔,或將行施而難捨,或因病忙而疏忽,或慮利害而遲疑。但常常鞭策自己勉力行去,因而獲得的感應更奇、效驗更多:日間安樂,夜無惡夢,逢凶化吉,遇險為夷,災難消除,人人敬愛,甚至回瞋作喜,轉禍得福。得了這些效驗後,對慈悲主義更加深信不疑,力行不懈,隨時隨地,盡心盡力,以種種方便利濟眾生;並於日記記之,考核勤惰,日日自警,日日行持,一日不行,即一日不能自安,久而久之,習以成性,自作自受,樂趣無窮!

上來已述我實行慈悲的緣起與經歷,但「慈悲為室,方便為門」,要由方便之門,方入慈悲之室,我實行慈悲的十三種方便:一、利他;二、同情心;三、恆順眾生;四、公而無私;五、不害;六、廣修供養;七、忍辱無瞋;八、戒殺放生;九、看護病人;十、不說使人煩惱的話;十一、和悅的容態迎人;十二、弘揚佛法;十三、報恩的心愿。以上十三種方便略就我常常運用而談,假使詳細演述,四攝、六度、五戒、十善、十一善心所、三十七道品等莫不是我實行慈悲的方便。

實行慈悲不但與他人有利,即我自己亦有大益,茲將我獲得的十個效驗略述於後:

一、晝夜吉祥——我所遇見的都是如意的境、吉祥的夢,因為我慈悲、我沒有怨仇,人們也不會害我,所以我日間安心工作,夜間安心睡眠,總覺得「心神曠怡,胸懷坦蕩」。

二、菩薩保佑——

衡陽城自民國二十八年至三十三年,不斷地被敵機轟炸,全城房屋毀去殆半,死傷人民不知若干,我有時聽到警報,走出城郊或避在山林,有時不及走避,靜坐佛前,或躺臥床上,驚心動魄的炸彈,有許多次只隔一河、隔一巷、隔一山頭,甚至僅隔一壁,那些炸片、灰塵、濃煙紛紛落在眼前、籠罩身邊,我每臨這種極危險的時候,就想到我是行慈悲利眾生的人,打死我就等於打死一切眾生,一心默念觀世音菩薩,把生死置於度外,幸蒙菩薩暗地呵護,身體從未碰破一點。

三、人人愛敬—— 我的父母師友個個都喜歡我,人人都說我好,呼我為「老實人」「老菩薩」。間或有極少數的人對我有所疑慮或誤會,然而不久因我的真誠,往往回恨作喜;間或我對人有所違犯或責備,然而人們會諒解我的善意,往往會心微笑,還有些人受我恩惠、受我一顆善心的感動,替我忠實做事,替我拚命效勞,不能盡述。

四、少病少惱——我本是多病善愁的人,每年都要大病幾次、大怒幾次,自行慈悲以後,精神上好像受了一個轉變,故近年來我的病漸漸減少了,煩惱漸漸減輕了。

五、免刀兵災——

衡陽淪陷後,日兵不分僧俗,任意擄人替他們挑擔子,每擔重有七八十斤,每天要走七八十里,挑不起走不動就被凌辱,稍有嘰唔便遭毒打、刺殺,而且看守甚嚴,又不易逃返,所以十去九死,難得一二生回。我因收租往演陂橋,正是日兵往來之區,他們天天到各鄉村打擄,我和同伴也天天走避山野,有一次正向前走時,忽從山右轉出三個可怕的日兵來,措手不及,被他們擒住,向我們提包摸了兩把,對我們問了幾句聽不懂的蠻語,我無心無意答了一聲「阿彌陀佛」,他們把手一揮,放了我們回來,否則被他們擄去,我還有活命嗎麼?

六、晚年獄災——

民國三十年秋,友人江斌由南嶽進香返衡陽,堅邀我和澄源師同看電影,幕完後同被警備部逮捕入獄,次日提訊,方知江為仇人誣害,說他組織暗殺團,我們無辜受累,隨即函請寶生老和尚保釋,經五六日未接回音,澄師性急如火,又促我拍電報虛大師求救,我默想明日是星期日,後日是星期一,是我得樂離苦的日子。考之以往總有感應,想至此似覺有一道靈樂閃爍,約我以有希望的暗示,乃再三勸他靜候兩天,果然於星期一之晨,該部得寶老信派專車送我們出獄返岳。

七、免水火災——

我常常冒著暴風雨過江,有幾次,遇著大風大浪,江潮洶湧澎湃,明明看前面有隻船被白濤聲所沒,我這隻船也搖搖欲翻,我急念「南無大悲觀世音菩薩」,也要船上人同念,因而渡過那些危難。又有幾次從槍林彈雨中逃出,許多人死傷於炮火,我又倖免。最險者:是三十三年衡陽大戰時,六月廿一日我同救護隊人員離開城區,廿三日全城便遭兵燹。像這些事,真令人不可思義。

八、盜賊不侵——衡陽淪陷時期,有很多土匪竄擾各鄉村,趁火打劫,或偽裝日兵、冒充游擊,奪人家財物,或乘日兵打擄,百姓逃散,搶人家銀錢,殺人放火,無所不為,我卻未受過他們侵害。

九、福常隨身——

有人說:「人生不如意事,常十之八九。」我以為不盡然,在我的遭遇,反覺得不如意事僅十之一二,而如意事恰有十之八九:身心的安樂,師友的愛敬,災難的遠離,煩惱的輕薄……這一切都使我無憂無慮。我讀書每感到頭頭是道,樂以忘憂;我寫文每感到左右逢源,用之不竭;我出行,一到碼頭、車站就搭到舟車,不曾久等過;我用錢,一到用完時接著就有錢來,不曾受逼過……這一切又使我自由自在。古人說「命由我作,福自己求」「禍福無門,唯人所召」「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這些話,我覺得絲毫不錯。

十、得生凈土——

我能不能往生凈土?這是死後的事,不敢預定;然而根據凈土經論及祖師語錄所說,像我這樣行世仁慈的人,又讀誦大乘經典,受持三聚凈戒,孝敬父師長,並且對凈土法門有深切的信仰,至誠和回向,恆常篤實的行持,依理推測,想必得生凈土。有一次在岐山七期第三天,於似睡非睡的朦朧中,夢見阿彌陀佛來到面前,告慰我說:「你很慈悲,又認真念佛,願你繼續精進,將來你可坐四品以上的蓮台。」我得了這個預兆,想死後往生凈土不成問題了。

以上十個效驗都是我親身經歷的,有事實可查,有師友可詢,絕不敢妄語欺人。他如逢凶化吉、遇險為夷的事很多,說不能盡。


最新發布內容

熱門閱讀